首页 > 新闻 > 实时播报 > 原创新闻 > 正文

人生上下游,请留活水流

金华新闻客户端12月27日消息 金华日报记者 王春雷

上周末应马总之邀,三家人组了一个小饭局,欢迎援藏归来的同学“萝卜”归来。侃台海形势,说半岛风云,聊青藏风物,再背后说某位共同的熟人几句坏话——发小的好处,就是彼此相处透透亮亮,因为有年少时的“源头活水”在。

回到小区,抬眼望,阳光正好,自家晒的被子,甚不安好。楼上老奶奶节约用电,洗衣服坚持不用洗衣机脱水,直接晾晒。中午出门前我在阳台上晒了被子,这会儿,楼上的洗衣水正淅淅沥沥酣畅淋漓,打在被子上……

正待作李逵状上门问候,家中陈老师说:算了,独居老人……我之涵养,与老师相比,有如云泥。

图片来自网络

拿份报纸学习,以增加点学养。一篇文章跃入眼帘,题为《请放下游一条生路》,大意是:人生路上,人人都想力争上游。争到“上游”的人,要给“下游”留出一条生路,不要好处独占、全无德行,筑起一座贪婪无耻的“堰塞湖”。

这篇文章主题明确、论说充分、论据扎实,还用了伶人新凤霞的“台上做戏,台下做人;不屈为至贵,最富为清贫”的名言,并举了她成为台柱子之后的一个典型例子:某次一前辈有恙,新凤霞救场,老剧目唱出了新意蕴,观众大喜,剧场有意让其替掉“过气”的前辈,但她唱到前辈康复那天,恭恭敬敬请前辈复出,然后离开。

读罢此文,想起我一同桌前些日子对我的批评,大意是我的文稿多是“热点事件+心灵鸡汤+普世价值”模板,从头到尾板着脸孔说教,很没意思。

《请放下游一条生路》,也算是这样的路数吧。

年少时作文,常得老师激赏,坐井观天久了,我便有些自负,时?;嵊?ldquo;老子雄文天下第一”的幻觉。年岁长了,见识多了,懂得“天外有天山外有山”,便珍视认真读过我文章,当面给我指教的批评者。

对我的文字给出差评、中评、好评的各位亲,细分一下大约有五种:视而不见者不屑一顾;自有高见者不忍卒读;早有定见者不以为然;无所主见者不明就里;同有洞见者不亦乐乎。除了相见如冰、不屑一顾者,其他朋友的点评、笑骂,都值得记取。习文、做人,都要留人生下游一渠活水,常荡涤、有更新,不污浊、添活力。

《请放下游一条生路》写得挺好,但问题是,我们真的可以大言不惭地说自己身在“上游”,到了要时刻提醒自己不忘“放下游一条生路”的程度了吗?力争上游的我们,心智、品性、修为、成就真的已经到了“上游”了吗?就算你已经通过打拼已经争得上游,掌握“定价权”、“话语权”,就可以高高在上、自以为是、口无遮拦、无所敬畏了吗?

显然不是。

马云成功日久,他的名言常被人奉为圭臬,他的各种演讲也在网上风行。于是他开始卖萌,他说:“我有生以来最大的错误就是创建阿里巴巴”;于是,他开始算命,他说:“未来30年绝大部分人都会失业”。马云卖萌、算命的话是有完整语境的,但不少人片面解读马云的名言,把他塑造成生杀予夺、洞察一切的“神器”,好像他站在世界之巅,俯瞰着“下游”熙熙攘攘的人群,在人工智能时代抵达的时候,给大家发放一帖帖但求苟活的药方。

实际上,马云还说过:“与其担心技术夺走就业,不如拥抱技术,去解决新的问题。人类有独特的创造力,所以人类要有自信,机器是不可能超越人类的。”

图片来自网络

功成名就者占据高位的言辞“霸权”值得警惕,年轻人的成为业界翘楚后的霸蛮也一样值得警醒。

这两年,我因行事老套、了无新意被年轻同事冠名“王大爷”,光荣称号恬然笑纳,但说实话,我一直秉持着“这个大爷不太老”的理念,欢欣鼓舞地工作生活。直至几天前听闻国内时尚美妆界红人徐妍的豪言,这才有些莫名惊惧。徐妍自称徐老师,网上大名“深夜发媸 ”,微信公众号写手起家,生于1991年的她,是业界“老人”。明年春季招新人,徐妍的标准是“非96后不要”。

时尚美妆专注年轻人没错,春季招新人的门槛设定,也是一个年轻老板自主决策时本有的自由。但占据产业生态链“上游”的年轻人“非96后不要”,除了业态所需,一脸赢者通吃独食的吃相,还是很像个“霸权主义者”的。

不久前,孟非在主持节目时说起“中年油腻男”话题时,曾吐槽过时下存在的“鄙视文化”:“年轻的鄙视中老年的,身材好的鄙视身材差的,学历高的鄙视学历低的等等,我虽然有时候也反感一些东西,但那些(人或事)通常有一个共同特点,就是妨碍到别人了。我认为,非常熟悉的人之间开点善意的玩笑没什么,但做人千万不要太刻薄。”

孟非说得好。

无论你我他,咱们的一生,有心无心或者有形无形,大家都奔忙在力争上游的路上。人生之路由若干个起伏微笑曲线组成,有人低处起步攀到高处,也有人高处发端跌到坑里……但无论身处人生上下游,我们都须都留一渠活水流。为人为己,待人接物、经事历人都请咱们自?。翰灰杀?、凉薄,少点轻薄、浅薄。

多年以前,我曾经到过一条大江的源头,一跨而过的水道起始处,一个小水洼里滴渗、汇聚着清泉,连数上掉落下来的枯叶,浸润在水中也是澄澈透亮的。同学“萝卜”说,滔滔奔涌的雅鲁藏布江,源头也是这样的。

大江大河的源头,大抵都这样“很小只”。我们这些力争上游着的人们,内心真正追慕的,大多其实是下游才有丰饶与肥美。算上马云、徐老师、马总、“萝卜”、王大爷,概莫能外,我们都在物质丰饶的下游,守望精神澄澈的上游境界?!肚敕畔掠我惶跎贰氛飧龊锰?,请我们自己取用:不贪婪、少装蒜,知廉耻、守底线,不筑人性的“堰塞湖”。

那床被滴滴答答打湿的被子,第二天阳光更好,我将它弄净晒干了。之前一天,我还是去轻敲了楼上芳邻的门。我觉得,做人,最重要的是开心,人住上下楼,脏水滴滴流,这事虽小但不能只是忍。老奶奶在家,但她不开门。

拾级而下时,我想起一句话:你永远叫不醒一个装睡的人。

来源:金华日报 作者:王春雷 责任编辑:汪寒
关键词: 活水 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