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实时播报 > 原创新闻 > 正文

浦江美丽菜园好看又好吃

金华新闻客户端1月8日消息  金华日报记者 钱增  报道组 洪建坚 张晓锋

冬日的浦江,又在播种春的希望。浦江花桥乡花桥村的党支部书记汪泉昌,正在自己门口整修菜园和庭院。“这个30平方米左右的菜园,原先是拆除的宅基地,荒废着很可惜,我就种上了菜,种的菜我们老两口吃不完,就分给邻居和送给居家养老中心的老人们。”汪泉昌的菜园与庭院面对面,庭院美丽雅致,菜园清新自然,两者相得益彰,成为了村中一景。

现如今,浦江县通过“美丽乡村”建设达到了全域干净、全域整洁、全域美丽。如何让村庄从美丽走向美好,不断促进村民参与家园“美的建设”,成为浦江美丽乡村建设提升的一个课题。近年来,浦江县许多村庄都腾出不少拆后空地。这些空地空间有限、位置不佳,选择绿化,养护成本高;不绿化又像块牛皮癣,委实难看。

如何破题?去年11月7日,浦江县委书记施振强在该县美丽乡村建设推进会上说:“建设美丽乡村,需要宏观与微观并重,做到无处不精致。我们不仅要建设好乡村,还要经营好乡村。村旁的荒地,除了必要的绿化之外,还要不断创新,将其建成既好看又能提供好吃蔬菜的菜园,让我们的乡村四季常青,风景如画。”

短短2个月,浦江以党建菜园、爱心菜园、邻里菜园和私家菜园为形式的多种美丽菜园如雨后春笋般冒出来。待得春来到,浦江“晨兴理荒秽,带月荷锄归”“水绕陂田竹绕篱”的田园美景指日可待。

凝聚乡愁让菜园子精致起来

经过“五水共治”“三改一拆”、垃圾分类、美丽庭院、花漫浦江等举措,浦江一步步走向整洁美丽。作为我省协调推进“四个全面”战略布局试点县,近年来,浦江县通过垃圾分类、美丽庭院创建等美丽乡村系列举措,城乡全域越发干净、整洁、美丽。不过,该县在美丽乡村推进过程中依然存在“美中不足”。“农村道路整洁了,农家庭院变美了,但千百年来农民都有在房前屋后种菜的习惯,菜园子管理粗放,这会直接影响乡村的整体美观。”浦江县农办室务会议成员郑艳峰说。

与此同时,农村危房治理、违法建筑拆除后,大多一时半会不会在原址重建,而拆了旧房异地批建和置换安置的,都腾出大片空地,加上一些空地空间有限、位置不佳,也不适合绿化。“既然村民有房前屋后种菜的传统,我们顺势利导鼓励村民将其改成菜园,一来少了经费投入和后期维护的烦恼,二来村民对小菜园建设热情高涨。”浦江县农办主任方守红说,“在改造过程中,我们不是盲目地、随意地改造,而是给村民有效的指导和引导,让他们自发自觉自愿种植美丽菜园。”

为指导农民美化菜园,浦江县农业局还专门印发了《美丽菜园种植指南》,教导农民如何搭配种植,比如,紫云英搭青菜,西红柿搭大蒜,让菜园子的颜色丰富起来。浦江美丽庭院指导团继续在乡村创造美,指导设计了花园式美丽菜园、生态洗衣房等设计图,村庄配合进行实施。“一些村的闲置空地面积比较大,达到几百平方米,例如在前吴乡章山村,我们就设计了圆弧形的花园式菜园,中间是铜钱型的内心,再用石子铺成三个同心圆,每个弧形区块,随四季种植当季蔬菜。只要菜地的结构设计好了,无论种什么都是带有乡土的原生态美。”浦江县美庭指导团团长张利明说。

同时,浦江又细化美丽乡村的评价标准。原先美丽乡村的评价标准包含一个干净整洁的基础环境、一口波光潋滟的池塘、一片郁郁葱葱的生态林、一条连接廊道主干线的绿道、一批富有乡土韵味的景观小品、一座其乐融融的文化礼堂、一个充满温情的居家养老中心、一个引导带动作用明显的产业项目这几项,现在又加进了一座科学环保的生态洗衣房,一个“好看又好吃”的爱心菜园这两项标准。

导向、制度顺应乡情民意,老百姓向善向美的内生动力得以不断激发?;ㄇ畔缦抡?0多岁的老党员沈寿英找到村支书杨小军说:“我家门前有块空地,是不是也可以利用起来种菜?”像沈寿英这样的村民在浦江的乡村有很多很多。

日前,大畈乡大畈村71岁的村民余方盛颇为“得意”地向记者介绍起了建菜园子的心得。“我不会拿笔画画,但我可以拿锄头在菜园子里画画呀。这块菜园子原来是块荒地,乡干部说要绿化美化起来,我想光种花又不能当菜吃,不划算;光种菜又不好看,就把花和菜一起种了,果然又好吃又好看。”

如今,余方盛家淳朴的农家菜园子里透着别样的美:波浪起伏的石头墙上,大朵大朵艳丽的菊花倚墙而出;一排月季围着九头芥、青菜、菠菜,在绿色的映照下,显得越发娇艳。

像余方盛家这样的美丽菜园,自2017年11月以来,由县农办、县农业局指导,浦江乡镇、村两级具体实施,已在全县建了大小近千块。

谱好乡韵让菜园子灵动起来

冬日里,歇了农活的浦江农民拿出“种菜”老本行,清理空基上的枯枝烂叶,平整土地,打造起花园式菜园来。选址、平地、修边、筑篱、种上应季蔬菜……昔日废旧荒地成了村中新景象,农村房前屋后绽放出许多红红绿绿的“菜花”,成为“美丽庭院”的特色元素。

记者在大畈乡清溪村看到,乡村干部正在给菜园子搭竹篱笆。一块300多平方米的空地上,两堵新夯的黄泥土墙,搭上两排竹篱笆,就勾勒出“水绕陂田竹绕篱”的韵味。

美是会传递的。村里出现了这么多“高颜值”菜园,也引发了农民们的“创作”热情。浦江村民用自己的智慧选材围栏、造型设计,并进行色彩搭配,开辟成一个个“高颜值”的菜园。

在檀溪镇下宅村,这里的菜园让人眼前一亮,只见300多平方米的菜园用空心砖围成5个区块,围栏里种着绿色蔬菜,空心砖上种满一串红,红绿相间有点“土”,也有点潮。村民走进菜园,随手拔下一把青菜说:“我们自己种的菜,不打农药,绿色又环保,什么菜成熟了,邻居之间就互相送点,这样村民的感情就更好了。”

在浦南街道余间村,两栋房子间由危房拆除后清理打造出的美丽菜园与生态洗衣房相映成趣。菜园内,大葱、大白菜、紫甘蓝、芥菜等围绕着一颗桂花树,还有石磨盘点缀其中。菜园边的生态洗衣房内,还有一栏长椅,来洗衣的妇人可以边洗衣服边聊天。“洗衣房我们投资了6万多元,水是井水,冬暖夏凉,边上还有个小广场,晚上这里很热闹。”村支书余红大说。

“老百姓对美的追求是天然的,我们在美丽菜园的建设过程中,一以贯之地提倡节俭美化、就地美化、乡情乡韵美化。”张利明说。

走在这些美丽菜园边,我们能看到不少围栏是竹编的。“以前村民有的用碎布、有的用塑料带做围挡,垦地也是你东开一块,我西开一块,杂乱五章,确实不好看,村里花几百元替换上了竹编围栏,并说服村民再重新规划地块,每块地的宽度是一致的,花一点小心思,就齐整多了。”黄宅镇干部洪东峰说。

如今,黄宅镇上余村经过规整后的两亩多菜地,从高空俯视犹如一块五彩斑斓的地毯,特别赏心悦目。70多岁的村民杨玉香在这块菜地里种了大约1亩左右的油菜。“村里整理过以后,菜地好看过了,每次去种菜都心情好很多。明年春天我的油菜花开了,肯定更加漂亮。”

村民对美的追求正从心间勃发。浦南街道丽水村是神丽峡景区的入口,来往车辆人员很多,又正在争创全县环境卫生示范村,如何设计一处让人眼前一亮 的村口景观一直困扰着村里。“村口景观花费不低,10多万元还不一定做得好。”浦南街道妇联主席、美丽乡村指导组组长周凌说。但浦江县正在大力推广的美丽菜园项目给力大家启发:何不将村口的这处抛荒地建成美丽菜园,这样成本又低、又好看、而且还能吃。说干就干,县美丽庭院指导团的设计师们,很快就设计出了方案:原有的村口旧房子改造成农具房、原有的梨树不砍除,用原本堆放在门前屋后的旧红砖铺成小路分割,村口荒地设计成阶梯状地块种植新鲜蔬菜。“这样的改造成本不到1万元,给村里也减轻了负担。”

相关新闻:小处着手做出精细大文章

金华新闻客户端1月8日消息  金华日报记者 钱增

浦江拿菜园做文章,这是令人想不到的。

难免会有人觉得这是不是多此一举,是不是形式主义。种菜么,是老百姓上千年来的传统农活,是与泥土、粪肥打交道的,如何美丽得起来?

但到实地看了之后,又开始佩服起浦江干部和老百姓的乡土智慧起来。竹篱笆、废弃的石磨、旧房拆下来的废砖,这些都成了美丽菜园的点缀。而且更巧妙的是,将菜地重新规划,一垄垄的齐整起来,这也是美。

如今走在浦江村庄的各个角落,总能偶遇一畦畦整齐的菜地,或是几盆小葱、大蒜,与厨房里飘出的袅袅香味相映成趣,映衬着乡愁。

这背后是浦江百姓对美越来越高的追求。“浦江现在水美了、村庄美了、庭院美了,外面的人走进我们村子,一看,咦,菜地还是乱七八糟的,多丢人呀。”花桥乡花桥村的党员黄永生说。正直壮年的黄永生没有选择外出打工,而是留在在村里,一点一滴地改造着村庄。“我们老百姓有着自己的审美,像我之前在一处废弃夯土墙的窗户上,用不同颜色的玉米棒子堆出了一个‘丰’字,成本低,美化效果又好。于是在菜园的美化过程中,我们就将废弃的旧砖块,叠成了小路,废物用在正确的地方,就变成了美好的事物。”正是这些有心人,让浦江变得越来越美。

十九大报告中,“美丽”一词被多次提及,成了报告中的高频词汇。美丽乡村创建推进至今,许多乡村面貌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粗粗一看,村庄白墙黛瓦,古色古香。然而在细节上,还有很多提升的空间。浦江县从小处着手,精细化推进美丽乡村建设,就显得更有情怀和用心?!?/p>

浦江县委主要负责人说,建设美丽乡村,需要宏观与微观并重,做到无处不精致。不仅要建设好乡村,还要经营好乡村,让我们的乡村四季常青,风景如画。

春天时,我们一起去浦江,观风赏花游菜园。

来源: 作者: 责任编辑:黄雪芬
关键词: 浦江 菜园